今年的春节来得特别早,可是假期却来得特别迟。今年铁道公司预售期调整为30天,导致抢票也成了头等的难事。在一连几天早起抢票失败之后,我选择了春运首日(13日)的车票,虽然比校历上的假期提前了一天,但也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

这次回家我买的是下铺,不得不说这也没得选择。原本我计划买上铺或者中铺的,毕竟空间比较私密,感觉比较安全。可是买票的时候也是过了好几天才刷出票,有且只剩一张硬卧票了,哪还有时间考虑其他,先买再说……

以下是我在火车上的 Google Keep 记录。京九线上移动信号奇差无比,为了打发时间除了看手机上缓存的视频,就是写些文字看看书了。很可惜的是,这一次我把书塞进了旅行箱里,背包中全部都是吃的,看书还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开箱翻找行李,实在是有点麻烦,还是在手机上写写当时的心情吧。

北京西

从宿舍出发已经是14:19了,我有点担心赶不上16点整的火车。

之所以会这么迟,原因是中午实验室聚餐,位置又在很远的地方。匆匆聚餐之后,我飞奔回宿舍,连跑带走,线路都是我早就规划好的,好在最后比预想中提前。

地铁换乘也是十分完美。全程下来都没有过多的等待。抵达北京西站的时候已经15:25了,我匆忙地找寻着验票进站口,可惜只是非常不清楚,我绕了一个大圈子。进站口人不识很多,也许是春运首日的关系,也许还有工作日因素的加成。不一会儿我就进入安检区。安检的队伍就特别长了,不过比起以前而言真的是少了许多。

我急匆匆地冲向6号候车室,刚到门外就能感受到里面人头攒动。我拖着行李箱穿过一个又一个人,最后抵达我当时所能够到达的站厅中部。

不一会儿,已经开始检票了,我随着人潮慢慢前行,此时距离发车还有30分钟。可是不知怎么地,前头人满为患,为了缓解压力,暂停了检票,听了足足5分钟,终于又恢复了。

下到8号站台,我加速奔跑前行。停靠在另一侧9号站台的是一辆有着双层硬座的列车,这是一辆往返于天津和宝鸡的普速列车。之前见到过几次双层硬座,但是并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下次有机会的话真想进入里头体验一下,不晓得对身高有没有什么要求呢?

从下到站台,直到走进我所在的5号车厢,足足要跨越10节车厢的长度。到地儿之后,我发现我是这一小小六人空间中最后一个上车的。其他乘客早就放好了行李,吃着KFC等候发车了。我也不紧不慢,做好了各种准备。

也许上车比较晚吧,要不可能会和其他人更换铺位。有利也有弊吧,至少没找我还铺位,到时我对面的一位中铺大哥被要求换铺位了,毕竟隔壁是一家好几口人,还带着小孩,还是紧挨着比较好。不过他被更换的铺位在遥远的17车厢,真是可怜啊……

16:04,列车开动了,安静地玩会儿手机吧~趁着窗外还是一望无际的平原,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选择。

衡水

火车驶出北京地界,我那丰厚的省内流量就只能挥手告别了,于是我进入了流量结局时代。

窗外的风景挺好,昨夜狂风大作,雾霾早就消失无形,卷土重来之日不只是何时了。看着夕阳照耀下的铁轨,还有沿途的新盖居民楼,仿佛都在向我诉说着中国的繁荣与富强。可是我看了一眼窗内,大家都个忙个的,仅有亲朋好友之间才有过多的言语。

以前没有智能手机的时候,宿舍有夜谈会,火车有吹牛会。现在都没了,我想估计只能怪乔布斯了…好在街边的大妈们还在津津乐道地谈论着各种邻里八卦,就没有什么适合中老年的新兴技术能试图颠覆一下? ​​​

扯远了……为了打发时间,我把前几天拷贝进手机的动漫看完吧?虽然只拷贝了4集……

聊城

列车即将进入聊城站。

“呜呜呜”,火车加紧追赶着它的运行时刻表,它不断鸣笛,希望以此杀出一条血路,之后又发出“哐呎哐呎”的声响,略微摇晃地经过一个又一个铁轨离合器。随着噪声不断加大,车速不断降低,列车最后缓缓停靠在聊城站台。

现如今的聊城站被改造成了一个高铁站,之前京九线上有了年代的老铁轨被遗忘在一旁。新的站厅虽然显得高大上,却也让人觉得空旷了许多。

寒风呼啸,我在车内却感受不到他的凛冽。站台上的协管员躲进了小屋子避风,轻轻掩上门,没人知道他在里头做什么,也许在用热水取暖,也许在喝一杯热茶…

开车了,火车头长鸣一声,告知站台上的协管员,也告知了车上的所有旅客。

列车慢慢加速离开衡水站,站台上的一个个垃圾堆放处被放得满满当当,垃圾袋在寒风之中也不忘向车上的乘客们招手挥别。从北京西出发到现在也不过3个多小时,大家都挺能吃的嘛(误

菏泽

当我留意到即将停靠菏泽的时候已经是20:52了,此时列车已经至少晚点了5分钟。

这个时间点,我已经吃过泡面,刷了好久的新闻及评论了。忽然肚子一叫,我又打起了零食的主意。

吃完奥利奥,喝完牛奶,手机上的视频短片也已经全数看完,现在是我的无聊时段,可惜还未到我的入眠之时。

菏泽站还是老旧的顶棚,但是还是修缮了站台,铺上了新的瓷砖,不像衡水那样全站厅翻新过。每个车站都有自己的风格吧,我也不想过多地吐槽了。

就在我即将写完这段文字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车门关闭的预警提示声,火车过了一会儿才有了前进的意思。

再次踏上征程,下一站是阜阳,到时一定熄灯了吧,文字记录就告一段落吧?

我得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培养自己的睡意,好让自己能在如此摇晃的车厢里不至于失眠。试问会有谁刻意要让疲倦涌上心来?大概也只有现在的我了吧…

阜阳

火车上的熄灯时间让人捉摸不透。

之前还是K308的时候,发车是晚上21点多,在晚上22点多经过第二个站漳州东之后才会熄灯。之后我坐过一趟往返于包邮区的列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好像还没到22点就熄灯了。而我现在坐的这趟Z307到底会几点才熄灯呢?

去阜阳的路还很长,早在21:25列车开始广播夜间停靠时刻,并宣布了即刻停止广播。直到半点却没有关灯,好吧,我只能继续搞什么文学创作来打发无聊的时间了。

靠在窗边敲打文字的时候,最烦躁的就是两班列车交会的瞬间。此时车厢会猛地震动一下,让人很不舒服,而且车体的摇晃比平时更加剧烈。

睡我上铺的是一个喜欢喝啤酒吃花生米的,为什么我会知道呢?因为他在窗边摆了4瓶啤酒,拆了一包花生米正在吃着,21:50乘务员经过的时候告诉他注意收拾并清理,因为马上要熄灯了。乘务员还为了他专门过来重新打扫了一次地面,真是……

嗯,最后21:55就熄灯了呢。列车现在途径商丘,估计距离阜阳不远了吧…

稍微躺了一小会,对面吃花生喝啤酒的大叔还在那,他拉开窗帘、好让自己可以看见窗外的夜幕风景,可是这导致不时的街灯强光照射进来,闪瞎了我的眼,我决定起来玩手机了。

下铺的缺点大概就是紧挨着暖气了吧,我被阵阵热浪和边上不晓得那个熊孩子看片外放的声音惹得焦躁不安。现在已经23点整了,列车不时鸣笛,好像在通告着什么……好像随时都可能进入阜阳站,不晓得会不会提前到达呢?

九江

就像事先知道马上要进站一样,我居然在列车缓慢停靠的过程中醒来。上头那哥们的呼噜声真是此起彼伏。一位刚上车的旅客在我们这绕来绕去找寻着他的本属于他的中铺,最后在车厢的另一头找到了。

好吧,我醒了,困意全无,但是还是得继续睡。

没过多久车又开了,那我就继续睡去了…

还没6:50就开灯,周围小鬼头吵得要死。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关键有好几个……

三明北

晚点15分钟,无语…

隐约记得凌晨5点在南昌西站停靠了很久,估摸着有半小时吧。

从那之后走的就是向莆线,属于新修高铁线路。沿途手机信号挺好,可以上网打发时间,但是隧道众多,GPS定位不是很好。

记得2014年的时候向莆线刚修通之后的首个春运,我买了T345/6次列车往返于北京和福州。当时这趟临时列车停靠的站点虽然比Z59/60车次多,但是时间上却还要快,这成了我当时的猎奇首选。可惜那次春运之后就没有复现了,也是一大遗憾吧…

好在现在K307/8提速成Z307/8了,可以直通厦门,时间上也和当年的T345/6到福州的时间相当,也挺不错的,价格还一样。

莆田

晚点40分钟,可怕!外头好像下过雨了,等会需不需要撑伞呢?

列车停靠莆田站后,卧铺车厢一下子就没剩多少人了,估计很大一部分人转车去泉州或者福州。我所在的小空间就剩下包括我在内的两人了。

列车起步后速度有点厉害,好像一直在飚速,过隧道的时候耳朵会有点难受,体验有点动车的感觉。

我现在正在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走这段原本只属于动车专用的铁路,并且速度与动车相当。此时我的内心充满感激,甚至有点想感谢国家。Excited!

厦门

继续保持晚点时间不缩减,最终抵达厦门站。此时已经11点多了,马上就到午饭时间了。

厦门的天是阴沉的,但是车厢确实热闹的。也许车上每一位返乡旅客的内心此时都特别亢奋,至少我是如此。在车上就听到熊孩子在聊天,说到了厦门之后他们还要坐长途大巴车,之后要各种辗转才能回到老家。真的蛮辛苦的……

还没到厦门站我就在规划以何种交通工具回家,最终我选择了公交。好吧,还真是有同行的小伙伴呢,跟我搭乘同一趟车,在同一站下。火车如此,公交亦如此。

好的,简单收拾收拾就吃午饭吧!

发表评论

您需要丰富您的评论内容。
至少包含3个字符
需包含 http:// 或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