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来自己上一次写博客已经是一年之前了。不知道为什么,工作后的自己变得慵懒了起来,明明周末有大把的闲暇时光可以整理每一周的经历,但是却总是难以安静坐在电脑前记录下来,完全没有了学生时代的定性。

今年因为新冠病毒的关系,自己困在北京这座超级大都市已经快要半年了。每天我只有可能出现在两个地方,其中一个是自己租房小区的周围,另一个是办公地点的周围。由于租房时考虑到了上班的通勤,所以我的活动范围基本就是西二旗到西三旗这一带。可以说是憋坏了!

我基本保持者每半年出发去其他城市旅行的习惯,原本去年 11 月就买好了今年 4 月去日本东京都的机票,也都大致规划好了那一周抵达日本的旅行计划。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今年一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我上半年的旅行计划,不得不取消行程。不过庆幸的是,好在我还没有办理赴日签证,不然这一波签证费用也必然就打水漂了……

六月的广州本就处在多雨的季节,也不知道是谁的提议,反正最后我和三两同事就一起启程去了广州,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原先我还是拒绝的,毕竟多雨的天气很影响旅行计划的实施,而我又是那种对定好的计划必须严格执行的那种类型,否则心里难受。奈何有一位一同出行的同事想尽快约见他在广东的女友,我们查看了机票,六月初的第一个周末票价正合适,往返也不过 700 块钱,咬咬牙就决定要去了。

我们周三买好机票,周四订了酒店,周五一大早就出发去首都机场,赶了一趟最早出发去广州的航班。由于旅行来的非常突然,让人毫无防备,我们基本没有定一个完整而严格的旅行计划,毕竟南方的雨会打断我们的一切计划,湿热的天气会影响我们的步伐。我们也就大致规划了一下要看的景点,然后走到哪算哪……

第一天:北京路、沙面、广州塔、海心沙

大概中午 11 点左右,我们降落在了广州白云机场。我们来的时候坐的是海航的航班,早上有一顿机上早餐,也许由于疫情的关系,没有想象当中丰盛。每人是一份三明治和一瓶矿泉水,三明治只夹了一层奶酪,没有鸡蛋、午餐肉,更没有蔬菜。

下了飞机,广州的热浪扑面而来,那种潮湿的感觉令我怀念。

我在北方城市常年生活大概有 9 年了,从研究生时代开始,我每年寒暑假回家,都不太适应厦门海边的潮湿气候。渐渐地,我只有每年过年的寒假才肯回一趟家了,虽然每次寒假也会在厦门待很长时间,但是每天晚上入眠确实让我困扰。南方的冬天,天气湿冷,晚上尤其严重。由于没有暖气,我也不是常住在家的关系,被子还是以前那种厚重的棉被,压在身上沉甸甸的,基本上睡着我都要花些时间调整最佳入睡姿势……但是我却怀念这种燥热潮湿的感觉,也许是儿时的回忆,也许是对北方干燥天气的一种反抗。

在白云机场里穿行,寻找出口,由于我们都是背包客,没有托运行李,所以径直地搭乘地铁前往位于北京路附近的酒店。

广州真是热啊,没走几步我就已经浑身大汗。到了北京路——这地名也是有趣,我们从北京来到广州,却住在了北京路上——的酒店,卸下背包,稍作调整,趁着广州还是阳光普照的晴朗,我们赶紧出门吃了顿牛杂锅作为午饭。随后急忙赶赴沙面岛看旧时租界区的建筑风景。

抵达沙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4 点有余,天色明显变得阴沉了起来,我们走走停停地拍照,当我们走到珠江边的一处公园时,突然雷声大作,狂风渐起,瞬时已是一片苍茫。我们躲在桥下避雨足足半个小时,虽然带了伞,但是狂风吹拂,寸步难行。看着珠江对岸的高楼从清晰可见,到隐约浮现,再到完全不见,一切就来的那么突然,让我几位北方的同事着实大呼“见世面”。

随着雨势减小,我们到了附近的黄沙地铁站,在那里的满记甜品吃了零食,然后就启程去广州塔附近的顺德菜馆吃顺德菜。

顺德菜我很早就听说,这次来到广州也是临时起意要去吃的。之前没有安排这一天去广州塔的计划,但是也正因为没有一个正规的计划,我们才能成行。

顺德菜我个人是觉得挺好吃的,尤其是那一道沙姜鸡,但是我几个北方同事吃不惯姜,所以我就都吃了。姜在南方是一个很常见食材,用以祛湿。

饭后,雨已经停歇,我们就近逛了一下广州塔。漫步在这片城市新中轴,仰视鳞次栉比的摩天高楼,广州在我的心中顿时有了现代的金融城市的气息。

随后一个同事去广州南站接他的女友,剩下的人坐了 APM 线到海心沙,在那儿继续拍照。突然雨点开始降下,我们匆匆拍照,快步前行回到北京路的住处。

有趣的是,从 6 号线的出站口出来,到了北京路步行街,雨又不下了。我们到银记肠粉店——这家店我4-5 年前来过,当时 basin 博士带我来这里吃肠粉——买了鲜虾肠粉回酒店吃。

第二天:早茶、南越王宫遗址、越秀公园

周六的早晨大家都起得很晚。我们定的集合时间是 9 点半,但是 9 点 40 分人才到齐。我们就近走到点都德吃起了早茶,我之前在广州吃过几次早茶,当时也是点都德,本来这次计划是陶陶居的,但是被安排到了周日的早晨。

广式早茶对我来说就是美味!但是同事们最能接受的是红米肠——这也是我上次来广州的时候,几位旅游推荐的——其次是流沙包和虾饺。他们最不能接受的是马蹄糕和鲜虾猪肉烧麦,理由是味道怪异。

从北京路的点都德出来,百年商就是城隍庙和南越王宫遗址,我们顺势就进入参观,门票是免费的。本以为只是一个王宫遗址的展示,但最后走着走着,发现整个博物馆远比我们想象的来得大。

正午时分,我们顶着烈日从博物馆出来,立马找了一家冰室吃了起来。啊,真是太爽了!燥热的夏季午后,吃冰吹空调真是再惬意不过!

休息片刻,趁着天气还没变遭,我们再度出发,这次直奔越秀公园。越秀公园里面有几处不错的景点:五羊石雕、中山纪念碑、镇海楼等等。

广州的天气真是变幻莫测!我们在五羊石雕的时候还能见到树荫的斑驳,但是走到镇海楼的时候,天气逐渐阴沉了下来。我们买好门票,过了安检测温,正巧走到广州博物馆的入口处,狂风暴雨接踵而至。瞬时大雨磅礴,昨日午后在沙面岛目睹的那场热雷雨仿佛重映。

趁着下雨,我们就在博物馆里面转圈,逐层看了展览。整个展区逛下来,影响最深的大概就是象牙雕刻了,和几年前在台北故宫看到的象牙球雕刻一样,广州这边也有类似的,而且好像精细程度与美观程度更甚。

趁着雨势减小,大概 5 点有余,我们徒步走到中山纪念堂。可惜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南门正门紧闭,我们碰了个壁,只能从东西测的小门登记进入。

可惜中山纪念堂临近闭馆,我们只能在外的拍照参观。随后大家也累了,我们就到附近的广州酒家吃饭。

广州酒家和我们在北京吃的眉州东坡很想,不过这里的菜系都是粤菜居多。晚餐的菜单有别于早茶,我们点了很多,但貌似没留下什么特殊的回忆,也许只有额外收取的普洱茶水费才足够特别吧?

这一天基本都是徒步,几位女生走累了,到了住处就休息,我们几个男生们就出来买肠粉,还是昨晚的那家银记肠粉店,据说味道很不错!我也尝了一下,加上酱油真的是好吃!

第三天:陈家祠、天河城广场、雨中返京

第三天一早,我被同事拨打的客房电话吵醒。凌晨四点我被窗外的雷声吵醒,一直就没怎么睡好。我们原本计划这天早上去吃陶陶居的早茶,但是看这一直不愿停歇的暴雨,我们选择在酒店里稍作休息,等到雨势减小。

10 点左右,雨势变小了许多,我们准备出门。忽然一个同事说他特别想吃云吞面,正好附近有一家,于是我们退房后就直奔吃面去了……

结果那一碗龙须银丝面让他们大失所望,一是分量太小,二是面条太细,三是味道一般。不过我点的是牛筋捞面,我自己倒是觉得还不错,我还另外点了一份炸云吞,毕竟很久没吃了。

我们走进这家店的时候还有一个故事,那就是我们去的时候临近 11 点,店员们在客座上闲聊,见我们过来还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大概我们过来的不是饭店的缘故吧。这家店给每位客人配了一杯甜豆奶,真的是好久没喝了!好喝!

由于我们是坐傍晚的飞机回北京,所以我们下午的时间就没有多少可以闲逛的地方,于是决定直接去陈家祠。陈家祠是一个宗祠,主要是看他的建筑,还有屋檐上的一些装饰。我上次来广州的时候并没有进去,这次刚好补上……

雨中闲逛陈家祠,不仅能够避雨,还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观。不过广州的天气真是闷热,我们匆忙结束这一行程后,就搭乘地铁去到天河城广场吃下午饭,原计划是吃当地的特色小吃,奈何排号的队伍太长了,大伙儿也已经开始饿了,于是就走进了南京大牌档。也许本地的粤菜足够强势,淮扬菜在这里就没什么人在等位,我们顺利进入开始吃了起来。

饭后小逛了一下,出发回京。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那就是飞机延误了半小时才起飞,而且是在雷雨中起飞的。我们在飞机上通过舷窗看到了远处的闪电,这是我第二次在高空中看闪电。

文章就到这里草草收尾吧。最后陈家祠开始的几段话,是 2021 年 8 月的七夕节补写的,文章的大部分内容,其实早 2020 年 7 月就已经写好,不过一直没有收尾,也就没有发布。工作逐渐忙碌,周末只想躺尸,所以也不打算配图了,就这样发布了吧!


Conan06

爱旅行,不爱宅;爱动漫,不爱剧;爱折腾,不爱养尊处优;爱聚会,也爱热闹;爱厦门,也爱北京。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