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09年01月17日,完全可以把一天的经过写下来成为一篇日志,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

起程

上午6点45分被手机闹钟吵醒,昨天赶网页到了2点多,能这么早起已经不错了。在老妈的再三催促下,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起了床,当时已经55分了。刷牙换衣,什么都准备好了,7点20出家门,往厦大医院车站走,在沿路的早餐店买了早餐,提到车站才开始津津有味地在站牌广告后吃着。街上的行人没有往日的多,估计都在睡懒觉,但我已经习惯了早起…(其实是因为设定了闹钟而且离床很远,起来关闹钟,小运动一下就已经不困了)

周日前就开始在酝酿,继续上周日的行程。还记得上周,约了Zai一起去图书馆,结果他因为醒来时已经8点多就不来了,在我正好是8点坐上86路,到图书馆是已经25分了。8:30开馆后,帮Megan还了元旦时借来的《蜗居》,我就顺势走进一楼,坐在熟悉的位置,等着Zai来,结果他在临近9点才发消息说不来了…理由就是上面说到的。那次效率真的很高,写了不少作业,中午照往常一样是在SM城市广场五楼的新时尚文化美食广场吃的面,下午因为图书馆太热闹了,就提前到16点多就整理好东西准备回家了…

坐上了一班812,很挤,在嘉禾园附近有了一空座位,我立马就蹭上去了(在最后一排靠窗的)。因为当时Sagi要我帮她复印语文名著,我事先就复印好了,上午到图书馆时也就顺路提到那边寄放在柜子里,导致我下午回学校时很累…一有座位就迫不及待了。呵呵,那次真的很…我到学校没多久,Zai就来了,他说早知道他上午就去了,因为他这个周末作业什么都没写,反而来向我借作业去“参考”。那个周末的作业好像放元旦一样,量很大,不过我基本写完了。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这次Zai就乖乖地答应要来了。

昨天下午回家到的是西村站,问了报刊亭有关《格言》增刊的事情,还是没到。有点郁闷了,正准备要过马路时,遇到了以前的老同学ZTL。他主动上来拍我的肩膀,我一开始还没发现。一身黑!哇,变化挺大的,人没有以前那么胖的感觉了!嘿嘿。但是随后就是分别,因为我要去下一家报刊亭报道…他要拜访他的奶奶,所以我们有缘在此重逢。咳咳,不多说以前的事了…

在车站啃着买来的面包,思考着一天的计划安排,时间不经意就过去了。86来了,我慌忙地把剩下的一小块面包啃完,上了车。车上只有我和司机,还有零星的几位乘客。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演武大桥和大学路、演武路这里的红绿灯可是厦大附近第一个红绿灯!记得小时候红绿灯只有在轮渡、火车站一带才看得到,小学快毕业时家附近就多出了这个红绿灯,乍看还挺新奇的),遇上了红灯,等了一会。坐在倒数第二排左侧靠走道的地方,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已经7点35了。在上车前我发SMS给了Zai督促他快点。公交缓缓行驶,经过思明区政府站、公园东门站、白鹭洲站、厦门茶厂站等等,零星的有人上下车,但总是有座位的。今天也是周日,当人留明显比上周日多了些。最后到了文化艺术中心站,看了下表,才8点刚过,还算挺快的,不过当时还没开馆…

下车后,跟着一位同车的老先生走着,看得出来他也是要到图书馆的,但我忘了他在哪里上的车。冥冥之中看了站牌,这里就在松柏附近,看来到了一个蛮远的地方。跟着他走着,踏着石板路,提着水壶,全然忘记了身上背负的压力…这里的环境真的挺不错的。

自修

到了图书馆内部,随便找了个沙发就做了下来,整理着等会要带进去的东西。人还不算多,存放好了包,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写起了英语填词。忽然听到站在二楼楼梯口的男保安说:“还没开馆,不能上去。”我身后沙发上的男子紧接着就对那女的说:“来这边,来这边。”看来他们是一路人,接着他们坐在沙发聊开了。

那女的说“怎么现在没开馆?我以前都是9点多来的,不知道,还以为很早就开了。”那男的紧接着说“我也是,今天难得早点来一次,没想到遇到这样。”接着他们开始谈论工作。我偶然听到那女的说了一句“那个学生到厦大复读了,据说英语考试和以前不一样了,多了一种阅读文章然后用英语概括文章大意…”听到这我大惊!幸好我被厦大自主招生刷下来了,要不哪有那时间准备……不过多久又来了一人,他们仨人就围坐在一起谈论。

8点25分了,一人走上二楼,对保安说了什么,好像是工作人员,随后他们三个发现好像可以上去也就跟着上去了,而且非常顺利。之后想要跟着上去的人就被拦住了,因为8:30开馆时间还没到,我觉得他们仨挺幸运的。猛地一观察,发现保安换人了,换了个女的,难怪…

还没开馆,一楼门口就占了一堆人,看了下表27分了,我也匆匆忙忙地上去,当时已经可以还书了,但大多数人都站着灯开馆。不久开馆了,人不算多,大多数走里面的楼梯到二楼。我依旧占了一楼的老位置,不过平常做那边显得有点吵闹,因为就在入口处不远,尤其是下午人声鼎沸的,于是我就主动往里搬了点…占了一个靠近报刊借阅区的座位。安心地自习…但不久就被报刊吸引了。

起身离开座位,去搜寻《三联》Vol558,不过由于太多一直没找到,之后就收到Zai的SMS“你在哪”我就起身了,看到了他。他问“你怎么坐这里?”我随便说了个还算过得去的理由。接着就和他一起呆在报刊区。翻了翻《南方周末》(有最新的,已经被翻皱了,看得出来很畅销)、《三联生活周刊》(有好几百本,占了四层书架)、《新周刊》(翻了一下2010年最新的,发现最后一页有MEIZU的广告)、《中国国家地理》(不翻不知道,原来1950年就创刊了),这里的杂志都是可以免费翻阅的,但最新的期刊不允许外借,我发现了《漫友》、《意林》、《读者》、《财经》等等周刊,但是唯独没有看到《南方人物周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凤凰周刊》就别想有了,因为太敏感了,不让!

回过神来是已经9点多了,开始认真写作业。直到11点,计划完成的也差不多了:写了数学、化学、英语。Zai也大致是这样,不过他没写英语,反倒写了物理,进度应该算比我快。草草整理了一下桌面,把写完的作业存进包里:开柜,取包,关柜,再次设置柜子,存包。准备就绪,去SM城市广场吃饭,Zai说他到这里也没有多少效率,我看得出他上午又在玩手机了。

和他一起走到文化宫(仙岳)站,我要坐往城市广场方向的公交,错过了101路,我和他就在车站等(他主动说要等我坐上车再走),我的24路车来了,于是Zai就到对面去坐到轮渡的公交车…今天就在这里分别。

美食

富环大厦、南方周末、格言增刊、美食广场、直达电梯、812公交、右转堵车、在建新楼、轮滑广场

(2016年注:写下了这些关键词后,我被接连而来的月考所压着,完全忘记了扩写,现在早已忘了当时的经历,也蛮可惜的…)

母子

我这一桌原先只有坐我对面的母亲,那孩子坐在隔壁一桌,边看书边打嗝。之后跑了过来,那孩子说“这本书有问题。他说天平座最害怕的科目是体育,可是我很喜欢体育啊!”做我对面的是母亲,她正认真地看着书,斜对面的是孩子,他之后才出现在我的目光里。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禁想起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童年也是这样喜欢看书,喜欢星座,很乖,不会吵闹。想起自己被众多友人关注以及它们对我的期望,我想我不该辜负他们!

柜子

下午3点,人越来越多了。很吵闹,没心思写作业了。有了离开的念头,一直纠结着,到了15点终于想走了。对面那位母亲早已离开了,大概是因为Zai说那个椅子会摇,所以她坐到隔壁桌去了,但它的孩子还跑来这里坐。离开时,我的这一桌已经坐满了人了。对面是两个来这里学习的女孩,一个人带着初中课本,另一个带着一本深奥的书。我起身,走了。

外面人头攒动,我去取包,柜子都已经满了,很多人在找空柜子。一个女士来这,按了下按钮,随即一声“本柜已填满”我看到了她的失落,我取出了包,关上门,好了我的柜子空了,我对她说“这里可以了!”她很高兴,对我说了很多声“谢谢”并一直呼唤她的老公过来,大概他老公也去帮忙找空柜子了。他问了我要输几位密码,我说八位,呵呵。走了,她又说了声谢谢,我微微点了点头……

轮渡

出了图书馆,想起下午老妈也要来这,遇到就麻烦了,就走到前面一站去坐车。经过必胜客、豪客来,到了工人文化宫站,只有9、31路,一大群孩子在五一广场上放风筝。我走到松柏站时,才发现31路开过去了,就在那里等8路,没想到也是很挤,尤其是到了文化艺术中心站。没想到8路比86路还会绕,都绕到人才中心、岳阳小区,最后才到厦门茶厂……看到了二市附近许多古老的建筑,想起了小时候,与母亲一起坐1、21路到火车站逛商场的情景。真得有点怀念小时候……

之后到了公园站,原来新华路口站被改成了第一医院思明分院站……中山路,老市区的繁华!堵车很严重,沿街有专门的人在记录违章停车。前面堵的不是一般的…一直有人摁喇叭。到了海滨大厦,上来了一堆人,到了轮渡,我下车了,到了邮局,询问格言增刊。顺便充了下易通卡。没买到,就打电话给Zai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学校,但没有回音。

厦大

到了对面轮渡站坐了531,遇见一个大叔,长得很像小学时的DSY,憨憨的,提着东西,看起来很爱家。司机边开车边打手机。博物馆下了车,到报刊亭,我说轮渡那边说买完了,那里的人发脾气了,说那是上个月的才对。反正《格言》增刊一直没到。

之后走路到了厦大,到了光合发现《南人》到了,当时以为老妈买了就赶紧出门打了个电话。没人接。一路走下去,到了厦大邮局,问有没有信件到,给了他身份证,他差了下说知道了两份。看来《花开十年》一时半会不可能到。接着径直走,经过厦大西校门,问了新华都附近的报刊亭,他们说增刊和南人都没到,我想老妈肯定买不到,晚上就先买算了。走路回到家,很累,很热,拖了件毛衣,真理下东西又出门了。顺便上网看了下心的南人封面,确认无误后出门去学校。遵守交通规则错过29路,所以就等,等到了812……

学校

那里貌似在修门故绕道走、白楼主管在指导服务员、漫漫来旁边没开故报刊没买成、刷卡上楼、进教室前顿了一下,被Chizo抓住了,他要我帮他调查CHX是谁、人很累,汗很多,吹风、准备去吃饭,和Syou说《新东方英语》的事情、下楼遇到了Zai又上了楼等他再一起去食堂、写化学,貌似有点难、下楼前被传着拖鞋的Ran调侃、我的脚貌似很大、食堂遇到乾隆与跃龙、放回托盘到后面吃、Chimin新发型、又被Ran调侃、Shiro说要去买杂志,不幸的是漫漫莱旁那家店从周六起一直关着,弄得我也没法买、换桌位(组的)、下楼回家

帮忙

坐501,很快、厦大西村的报刊亭去问《南人》,还没到、突然后面有人喊“喂”我们都回过头,原来是送报刊的,坐着私家车,从窗户伸出一只手和一个包裹、那人很忙,我就主动提出帮她拿,于是我就做了(好像是电脑一类的杂志,邮局没法定似的)、最后收到了一声甜美的谢谢,虽然没买到我要的东西……

光合

到了光合,买了一本最新的《南人》,这里怎么比报刊亭要快?顺便翻了翻最新的《三联》。(上午在图书馆没看到,报刊亭又不可能让你翻,于是就在光合作用书房翻看)收银员再忙别的东西发票忘记撕了,前一个顾客就没拿发票,我就在那等,最后拿到了。

家~

又走了一段下午曾经走过的路,很累,经过厦大邮局正门时看了下表,已经19点了。选择了一条熟悉的路,经过以前就读的小学,想起了许多事,这里的变化挺大的。唉,我老了。在大桥头附近遇到了阿姨,她硬塞给我一袋苹果,我最后拒绝了,呵呵,她用闽南语我还是挺得懂,可是我却使用普通话回答。然后彼此挥手说再见。感觉我把闽南文化淡忘了一样,不该不该……回到家,开门,翻杂志,写了这篇日志,等会还要写下剩下的作业以及电脑的作业。格言《增刊》让我忙了一个周末…

放假估计就是下个月了。(我是以周日作为一周的第一天)

这周日还要上课,准备下周的考试(25到27号)。到时候再改写得详细点…


Conan06

爱旅行,不爱宅;爱动漫,不爱剧;爱折腾,不爱养尊处优;爱聚会,也爱热闹;爱厦门,也爱北京。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