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开学这一个多月来,经历了许多的风雨。

不知怎的,心灵很受伤。总想找人说,可是人都哪去了?“对不起,我很忙…”“高三了,哪有时间想这些?”一句句如此直接刺骨,不知我该去向何方?

记得Megan曾于09年3月8日在我的Qzone里说过:“很喜欢小文同学你的心情独白,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在你的文章里总会看到一些自己的影子,或许真的,在这感伤的年代,就连伤痛也走着同一个路线.啊,还有,这迟来的问候”生日快乐”希望您能笑纳咯!”

或许,或许我真的该留一个小小的心灵港湾,继续我的博客旅行,同时,也可以让我的朋友们了解我的所思所想……

好想哭…这是你们要的结果么?

那天真的哭了。还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不会流泪。可是,在这伤感的年代,周遭都是令我烦恼的人,如何不伤感?如何不惆怅?

就在上个周末,大概20号吧,我到学校晚自习,周遭气氛异常奇怪,大概,大概有发生什么事了吧?在上一周,还能和我半开玩笑的Chey在这周开始变得奇怪起来。我也没怎么在意,恰巧班主任拿了几幅他父亲写的书法,说是要拿来班里贴,装点修饰一下。欣然的接受了,不久我的同桌Rei就来了。

呵呵,大家看我的博客一路走来,或许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同桌从Chao变成了Rei。其实,他们换座位的那一天,Ying还来问过我“旁边有人坐么?”本以为Chao搬到前面去之后就是我自己坐了,没想到他还恶搞似的让Rei搬过来同我坐。而和猴子(Zyun)坐的则是Ran,也就是他搬上去和猴子坐,在一切都被安排情况下,不知实情的我被同桌耍了,他搬走了,还另外给我安排了同桌,真是“好心”啊!?说难听点就是“多管闲事”……

自此,非议开始了。由于我是个人道主义者,而且我在思想或其他领域都有点西化,班里早有人视我为另类,这下,我更被孤立了…

换同桌到没什么,不过我看到了那些写下面具伪装后真实的人心……

某个孩子,在以前的我看来非常的乖巧,很灵敏,特喜欢足球,与我没有什么瓜葛,不过他的表情很搞笑,在我看来,他就像是个长大了的孩子。通常,被我冠以“孩子”称呼的都是我所“欣赏”(用“喜欢”太矫情,“仰慕”太夸张,“崇拜”太露骨;找不到别的词了)的同学。怎么说呢?我曾经在我的空间坦白过我有些许恋童癖,但不喜欢萝莉。大概是由于这个情节,对于那些给过自己好感的孩子,一旦同我对立,我就愈加伤心,大概是由于那颗完美主义的心左右着我,时常无法自拔……

现在,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就是他(某个长大的“孩子”)。有次,听到后面一阵叽歪,就回过头去看看后桌,发现他与Chey对我指指点点的,令我极其讨厌。对于我愤怒的眼神,竟标签出一脸不在乎,理所当然的表情,这最令我做呕…我只想说“只允许你批评别人,乱传流言蜚语,就不许我愤怒么?”对那个“孩子”已经绝望,或许他真的长大了,被这个邪恶的环境所同化,不再纯洁……

20号那天,由于一整个周末都没有登录QQ所以什么烦恼都没有,殊不知已经有人退群了,倒是知道我被Ran的BlueSky这个群给踢了。那天晚上还和Chey抽着纸巾半开玩笑,没想到,他(长大的“孩子”)竟是这场movement的一员。

周二(22日)的语文课,系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由于这几天停水放假,其他年段要周三才会回来上课,所以校园里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们——高三全体师生。那天被语文老师点上去黑板做题,下来后翻译漏洞百出,照例被扣得成负数。不过勉勉强强老师给了我1.5分。当时只听得Chimin在后面高喊“怎么会这样?”Ginseng还主张“-1分”,全班沸腾。当时我觉得貌似自己是全班的焦点,有点拘谨,不知他们是在那我开玩笑,还是是在里面瞎掺和,恨不得我早点身败名裂?

原以为那天开始,原本与我有点小矛盾的他(很久以前写到的)或对我有所改观。因为通过我一年多的观察,在去年老师念我写的那篇高分练习作文时,我写的是我真实的感受,他会时不时的回头看着我笑,似乎我写得很适合他的胃口,况且在这次起哄的同学中我清晰地听到了他的声音。大概,大概矛盾已经化解了吧?出于对他的尊重,我一直没有对任何人提及那个“他”究竟是谁?为了不给他造成困扰,为了不使他丢失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因为我知道他与我一样,最需要的就是一个能够真正理解自己的朋友,并且能够随时伴着他。然而现在他有了,至今犹在,而我呢?一次次的事件,恰恰说明了我的不忍心,造就了现在的结果。他(很久以前写到的)也是这场movement的一员。

大概是在他(很久以前写到的)的煽动(说“添油加醋”或许更好)下,他协同他们宿舍的人都退了群。算了,退就退了吧…不过,以前同他在一块的美好回忆依旧美好。我会把它保存在脑海深处,当作另一个他存在着…不过也得谢谢他,让我学会了什么是坚强,什么是里面一套外面一套。至今我还保留着一个孩子般的心灵,一旦是自己不喜欢的事物就会怄气,直到家长妥协才肯罢休。或许这也有我的错,至今都没怎么说话……

还有就是Chey,现在对我的态度同开学时根本就是另一个人,以前每天都会和我半开玩笑的,现在早已形同陌路,能够相安无事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知道他的下一步行动是不是让全班都退群?

昨晚Chao发了一堆“傻”到我的手机上,原本对他还有点好感,就他今天的侮辱性表现,现在完全对他失去希望了。

Ran也退群了,就在上周还和我一同争抢扇子的Ran,这周截然不同了。我一直在等,在等他主动找我借扇子,再和我大声招呼,可是,现在,很少了,见面都不说话了……

就在昨天,和他邂逅在楼梯转角,也只有四目相对,不曾言语。或许,被动很消极,但我实在无法主动……

我做错了什么?是对人太好了?

莫非是我做错了什么?

问过许多人,都答不知。我觉自己没做错什么,自己问心无愧。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Hou在给我的短信里说,就在那天语文课上,Chimin告诉他,“现在班里一些讨厌06的都退群了(因为我是群主),还另外组建了一个新群。”不晓得他们在那个群里都诽谤了我什么,感觉20号那玩去学校就异常奇怪。有句古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大概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了,无非就是我怎样怎样不讨他们喜欢,可是,人活着就是为了追求自己的快乐,怎么会有如此蛮不讲理的一群人在我的背后造谣?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荀子曾言“流言止于智者。”现在看来,真是可笑,班里的智者用十个指头细数都嫌多。

就在那天,周二的晚上,凌晨的时候肚子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第二天就感冒了)

翻看过去一同打闹的旧照片,我不理解,究竟是为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惹得他们如此嫉妒?

不过我现在看透了。40X宿舍,除了Turkey(开学时在食堂还打过招呼,还曾经热闹一阵,最近也有点少了,估计,估计他也快去了)还有最温柔善良的Kou(很感谢他今天主动和我打招呼,真的,改天一定请你吃饭,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了),几乎个个都开始以我为敌!真的,好费解!好伤感!好像找人倾诉,可是每个人都一副不值得信任的样子,要么就是一副爱听不听的表情,不知带着面具的朋友到底还有没有……

原本真心对待的朋友,今天居然如此对我。是有人在其间恶意挑拨?还是……?不过我貌似知道原因了。

现在,我伤心,我哭了…

小白的话和某人眼神,我了了…

原来就是同桌Rei的原因。不知怎么的,班里的一些男生都对她有点反感,现在我与她同桌,把我给拖下水了。她曾与Chimin同桌、猴子同桌,可是就是没人散步什么流言。大概,真的,真的有人一直对我不友好,还一直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是他们同宿舍,同穿一条裤子,知道彼此的脾气,所以都不肯说。对于我这种老实人…嘿!我的脾气有底线,越过了可不好,不然啥都做得出!

我想他们只是为了激怒我,看我的笑话,或者真的是不爽于我,恨不得我死。

费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他们无中生有要整我,还是我不经意间的错误惹恼他们?

那之后的这一周,Rin看我的眼神没有以前那般,而带有着嘲笑及讽刺,我看得出。看过不少心理学相关书籍的我最能理解这双目光所代表的含义。

Shiro在某天中午向我借扇子,由于教室实在是酷热难耐,电扇俨然已成为摆设。她与前桌Rin笑笑,之后转过头来,说:“这把扇子卖给我好不好?我给你钱。”“不要。这把扇子记载了我许多的回忆。从初中起我就在用了,要买也得花个五万。”“哼,我知道你会卖给谁,而且还是免费的。”“谁?”“你自己知道啊,全班都知道。”说完就是一脸坏笑。

我了了。这世界,果然,不适合我!

谢谢煋,谢谢那些关心我的人…

其实,以前就知道,能解开双鱼心中枷锁的就是水瓶座。我的母亲是水瓶座的,耀仔也是,所以在煋参加军训的一段时间,都是他在陪我。还有大叔也是,看来真的,水瓶座的孩子都能理解我……

我喜欢看大叔的侧脸,看起来很潇洒,历经沧桑,看正面略有点骨干。呵呵,我想大叔是没机会看到这篇日志了,因为他已经长了翅膀,完成了不完全变态,飞走了。暑假的时候全托他的福,我才没有胡思乱想,安心的学习。大概是由于我这孩子般的思维,对每件事观察得极其细微,一些细小的表情我都能在不经意间读懂。或许,真的是如此在意,所以,难免反应过度,或者想得太多太深,给自己造成了心灵的负担……

耀仔,哎,怎么说,他有他的归宿,偶尔无聊来凑凑我的热闹,不过也挺感谢他的。特别是前面开学的一段时间。每天都期待能与他通上那么几分钟的话,开学了,看着他在运动场上的表现,不错,嘿嘿。我还记得那天他点头,不晓得是对我,还是对我身边的那位女生,不过,姑且算是打过招呼了……

煋人,一直安慰我。唉…好需要他温暖的怀抱作为依靠啊……(矫情- -+)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手机被收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了,有谁一直在嘲笑我……

如果那天班主任是故意要试探,我也罢了,不过真的,一群人在后面嬉皮笑脸,大声高呼,看不出来有什么对我的关心。或许那句“你们关心我的方式令我做呕、反感、生气!”应该改改了,我想他们是故意要整我。在意我?不,我并不这么觉得。在意某个人,人们总喜欢让他处于不幸之中,看他的丑态,以博得欢笑。可是谁知道,这样的方式反而让对方对你很反感。至少我曾经经历过,就在身边,不足五厘米的地方……

有句话说“想让别人如何待你,你就应该先如何待人。”既然如此,我何必对他们客气?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强颜欢笑的日子,其实是煎熬。

我想,我真的该去看心理医生了。身心皆是病,不晓得何时才能好?

或许就应为过于被动吧,总是不能主动地去面对,还必须等到对方主动找我说会话,哪怕是别的事情,几分钟也罢,我对于一个人的态度就能转变许多。但这难以理解,也难以实现,应为大家都很被动,所以,算了吧…

开始写这篇日志是在两天前,这期间,想了许多事,事态也有些许转变。但我不想删去那时的文字,那是历史,那是日后的回忆,那是可以穿越时空的语言。

放假了,不知是四天还是八天。要好好努力了!这假期的任务还有网页的制作,我想,我是最累的…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会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遥远的国度。或许那里有我所喜欢的事务,我所向往的世界;或许那里没有烦恼,只有神圣的洁白。

天空变阴了,灰沉沉的,和我的心情一样。

尾声

就是那些在心里难忘的日子,那些朋友,那些花……

猛地想起一个曲调,原来是……

有没有一扇窗能让你不绝望,看一看花花世界原来像梦一场,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到结局还不是一样?有没有一种爱能让你不受伤?这些年堆积多少对你的知心话…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朋友别哭!要相信自己的路。红尘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你的苦我也有感触…我一直在你心灵最深处,我陪你就不孤独。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

附言

大概,我这种“楚雨荨式”的性格,真的会惹人讨厌…姑且约个心理医生看看。

作为一个历史的记录者,要的是客观公正,所以,我觉得应该由我们班的Umi同学代我做记录……

写这篇日志,并不是为了引起对立或者仇视,而是为了抒发一下内心的愤慨。如果真有人要一意孤行的话,那我说的就是你了。这起movement还有太多的细节值得我去挖掘与推敲……

好希望回到从前。但这终究是个梦…

后续

在这里,对不起了。由于我的猜疑,对某些关心我的朋友造成了伤害…­

白社会里,发表了一篇日志,希望大家可以看看。不过对里面的内容希望大家要有所取舍,特别是感情成分!写的时候的确是很生气。由于没有掌握太多的线索,至于“幕后真凶”到底是确切的那一位同学,至今不得而知。但最近接受了心理方面的治疗,看开了,也就放下了。人生如此短暂,哪有时间生气?生气只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何必呢?­

虽然很在意,但或许是某些群体故意要惹怒我,何必让他们看笑话,自己却在房屋的角落偷偷哭泣?­

如果他们是爱我的,那我想我会原谅,即便没有道歉的话;如果他们是恶意要挖苦我,那就分道扬镳吧,有这样的朋友到不如没有,免得日后滋生许多麻烦事来…嘿,至今我依然坚信:世上还是好人多。

前阵子的冷漠表现姑且就当作是我对你们与我之间友谊的考验。呵呵,我倒想看看我与谁的友谊是最真挚最深厚的?我依旧想抱有这颗孩子般的心灵。虽然有时会意气用事,但它却带给我许多的梦想,许多的创意,许多的感动…­

已经不会频繁打开qq客户端了,所以前阵子有人退群或者被踢都不知道。

有事用sms联络。


Conan06

爱旅行,不爱宅;爱动漫,不爱剧;爱折腾,不爱养尊处优;爱聚会,也爱热闹;爱厦门,也爱北京。

6 条评论

半夏~遗爱 · 2009/10/01 22:04

欢迎回来 不要想很多 这里的朋友 依然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关心你的
祝十一快乐 中秋快乐哦!

快樂單純 · 2009/10/12 01:28

我来看你了~
不要想太多,不要被周围的事情影响~
我支持你,开心起来吧~ 🙂

oceanlythirteen · 2011/03/15 02:19

终于全看完了,回归到你的第一篇博客了~我现在就觉得我迫切地想跟你交流好多事er~今er起床看见留言以后加下er我吧~Q:228299914 MSN:lahmgermany@hotmail.com(这个其实不常用) renren上我叫“麦麦+Dream”,头像跟WP里一样,一只万能梗的大头~

    Conan06 · 2011/03/15 07:01

    大学以前都是生活随想,有些还可能是神经质的表现,不过还是保留了下来,哎,就当无聊的消遣吧,过去已经过去,其实前面还有更多博客,不过要找个吉利的日子全般过来⋯⋯

oceanlythirteen · 2011/03/15 07:38

I can’t help keeping saying that you are An Incredible Person, and I’m looking forward for your previous blogs~I’ve already subscribed your blog…which makes me inexplicably happy~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