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回到以前那种, 边记录生活,边留下感动的日子…

于是,我又回到了这里。抛开身上背负的所有重担,惟有这里能让我自由地吐出心中那道明媚的忧伤…

靦腆的同學

月初的时候是月考,还记得拿到化学卷子的那一刹那,整个人就晕了。整体是进步,但局部在倒退,这不是我所希望的。

还记得以前给自己一个约定,思维不要被环境所束缚。但是现在,现在,虽然口上说没什么,但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在意。或许是真的和以前有点不同,现在对于分数不那么敏感了,但是一分到卷子的霎那,还是给我当头一棒。就让岁月带它渐渐淡忘了吧…

由于端午节放假的缘故,五月三十一号要补课。凑巧的是,这次年段把月考安排在六一节前后,不晓得有何用意。

那天下午放学,由于到那孩子,没注意看他是那幅苦瓜脸就上去打招呼。详细经过不谈,得出结论:他的皮肤好嫩…

心事多的人,往往也比较细腻,很容易受伤害。

大概那位同学就是吧。

有时候觉得自己也是如此。冥冥之中觉得,在岁月中邂逅、相识的人与自己总有什么共通之处。毕竟我们的命运此刻交结汇集,随后又沿着各自要去的方向沿展开…渐渐的,自己就真的这样认为了。或许,真心地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不留下遗憾、失望、后悔,就足够了。

那位腼腆的孩子,估计他是不会看到这的,所以我才会放开心思来写。毕竟每天都能见到面的人,我们都不太愿意去描述,大概是怕遭来蜚语。我也尽量克制一点,免得又被写到的人说,说我把他写得如何如何给他带去了困扰…

但凡没有办法永恒拥有的东西,才是最美的。就让那个孩子在我的心里留下最永恒的痕迹吧,和你一起。对,就是现在正在关注我的你。

谢谢你肯愿意安静地坐下来听我说…

緊張的高考

还记得高考前一个周五的下午,老师让班委(除了课代表)留下打扫,唉,本以为可以早点回家的,最后还是被迫留下来。

本班打扫完了,靠西的隔壁班的老师又来抓人。我居然被捉过去把他们窗台与柜子后的杂物取出来,哎,他们班居然一个同学都没有。靠东的隔壁班的老师也来捉人去搬桌子,哎,总之我们班成了服务站了…

回到家人很累,总觉得有许多活干都干不完。男生侧所依旧臭烘烘的,教室窗台上的呕吐物残渣让我想吐。

高考那几天,自己睡得很晚,看着学长们焦急地走进考场,我可以想象到他们手心出汗,心头慌乱的心情。明年就轮到我了,必须得加油!我的目标是Amoy University,照我现在的状况只要稍加努力,小心谨慎,一定可以达成目标!更何况咱学校还是附属的…

F.M.跟我说高考英语听力很慢,在考高考英语的时候他跑来学校偷听听力,他还模仿了给我听,真的很慢。哎~我还以为是高速的,亏我这几天还在听BBC的广播练习来着…我发现广播里的句型和大部分词汇都是学过的,可是有些还是没听懂,大概是口语与书面语的差别吧。

考后第二天,报纸就刊登了原题及参考答案给考生估分,家人有幸地买到了一份。可惜至今我也就看了那么几个部分。真的是考得很细致,有些学过的我都快记不清楚了,现在的高三学生知道的都比博士硕士多啊…唉~

明年,就轮到我登场了。大叔的签名早早就换上了“我的大学梦”,现在大家都紧张起来了。

大叔衣服多

Inago(虫子)的声音应该说是我们班里最重的吧,就好像隔壁班的班长晋昌一样,浑厚深沉…

Ying上次在篮球赛的时候跟我说,她很不喜欢那位声音浑厚的班长,原因是声音重而且腿又那么粗。呵呵,她的世界我是无法理解,我只能做一位历史的记录者。那位班长我觉得挺幽默搞笑的,其实,他的成绩不是很好,应该说很不好吧,但评价一个人不能靠成绩说话(这也是我为什么从小到大都不愿听家长的“交些学习好的朋友,这样对你有帮助”的话)。所以,呵呵…本来要写虫子的,我又绕到别的地方了……就此打住。

和那位班长不一样,虫子并不喜欢说话。那位班长上课总是嚷嚷说些俏皮的事,我还记得上学期在歌剧课上他和老师斗嘴活跃气氛的一幕。回过来说说虫子,从声音来判断,教室里教室外完全是两个人。

看到这个小标题又看了第一句话,大家一定会觉得很迷惘。其实大叔就是虫子,他让我这样称呼他,出于对他人意愿的尊重,我也只有改口了。是有点不习惯,我习惯叫另外那位孩子大伯,却不习惯叫虫子大叔。大概心里总有个小槛过不去…

看了下面的图片,又看过我过去对他的描述,你或许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在生活里,他应该是一个外表看似木讷,可是内心深处却对生活有许多看法的人。

也许真的是这样…

至于大叔一天一种颜色的衣服,真的真的是有点招摇。还有几件衣服来不及捕捉图片,我也就没发展示了。我看,除了红色、粉色与橙色一类的,他都有穿过,最后期待他能穿出整套调色盘来…呵呵,小小的期待一下。


图片有点小失误,懒得改了。没发现?那就当做没看见这句话…

簡單的會考

13号下午的两场会考,没啥太在意。有的同学都提早复习了,可我却是当天上午起来才看的。

还记得那天Chimin向我借铅笔,风流源和我一同复习电脑,Flora向我投诉QQ空间雷同事件,还有那天教学楼被警戒线为了起来,全年段在食堂复习的情景(食堂很热我坐在亭子复习)。

会考两场分别是下午两点的思想政制以及四点的信息技术。还没13点我就到学校了,坐在凉亭复习,随后一群八班的孩子也跟过来坐。看了一回政制,没啥压力,因为是开卷的,而且自以为对政制还有那么点建树,就随意看了看选择题。但考试还是把我给难住了,虽说是选择题,但也有点难度。没记错的话我好似错了一题,是关于分配制度的……

不谈伤心事了。电脑出奇的简单,没十分钟就搞定了,但是要三十分钟后才让出去,结果三十分钟后全部都出去了,卷考老师两眼都傻了。40分钟后基本上都下来了,还记得Penny是由她姐姐的朋友卷考的,她还很开心得跟我们述说着那位老师考前还给她作鬼脸,呵呵…

我记得那里的巡逻老师一直阻碍我上楼,但最后我还是上去那东西回家了。要不我回家就没事做,作业会剩下一堆来…

又遇到了开篇写到的那个孩子,当时我收拾完正要走,在食堂门口遇到了他。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在躲我,总觉得他已经没有以前的热情了…朝他微笑,他也朝我微笑。莫非这就是点头之交?唉,太伤我的心了。

之后遇到老同学Sea,哈哈,马上就最上去和他搭话了。他搬家了,要坐车到塔头然后转815。和他互换了手机号后,我看到对头812开过去了,稍微有点小遗憾,不过那不算什么。带着愉快的心情回了家,满身大汗,倒头就睡…实在是太热了!

用英語交流

由于听太多BBC英语广播,会考完那天晚上完全是英语的时间。

大概是太久没有打开Yocao交流的窗口,一打开就滔滔不绝起来。他和大叔不一样,挺有耐心的,我的每一句英语他都仔细看了,不会的词他会问我是什么,当然我也从那那里复习到了一些英语句型。总觉得跟他听投缘的,很聊得开,但是他说他不喜欢交朋友,呵呵,一颗火热的心就是这样冷却下来的。他也觉得我们听了得开,或许,还是跟他比较熟吧…

希望我们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喂,你能看到么?

下面是一张不知是哪里流出来的图片,好像是豆瓣吧?重庆邮电大学好像是CoolGuy在读的大学,哈哈,蛮有趣的…


发现一张图片:大学跷课的严重后果

聼到很多話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有棱角的人。为什么不把自己心头的那段美好回忆、那份情记录下来呢?那是写给别人,也是留给自己。只要留下了最美丽的记忆,那么关于你的故事将会永远地写在这个城市的天空中,就像候鸟飞过,留下了振翅的痕迹。

生活就像今天是世界末日一样。每天都必须学会珍惜,懂得利用,不要浪费。这样,当时光匆匆走过,岁月在你的脸上留下痕迹,你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我们也许越走越远,缺失了当年心里那种叫勇敢的东西…其实,回到原点的勇气往往大于出发。

下次更新不知是何时了,高三了,最缺的就是时间……

发表评论

您需要丰富您的评论内容。
至少包含3个字符
需包含 http:// 或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