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你那苦笑的脸,张着嘴,眼里充满着惆怅。

班长Chizo平日里对大家都很好,写此文感怀一下~~~

看见你晕倒在操场上

还记得高中新生入学的时候,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我一个人慢慢悠闲地彷徨。

虽然这所高中距离我家不到3公里的距离,但我却不曾来过。光找个校门就有点头大,饶了好大一个圈子,最终还是找到了校门。校门很华丽,但一进到里边却觉得学校有点小。

没过几天就是入学新生军训。我有幸被另外跳到了一个特殊的班级,接受特别的训练,和Chizo一起。郭沫若给屈原写过一幅对联:“深思高举洁白Chizo,汨罗江上万古悲风”,我想这就是他名字的来历吧。

军训,特殊的班级有特许的待遇。我们被要求一直站在烈日下暴晒,训练时间还比其他班长。

渐渐的,我的眼前出现一片雪花,好像电视机收不到半点讯号。只听“噗哧”的一声,Chizo倒下了,教官连忙请旁边的两位同学扶他到旁边休息。他暂时解脱了,可我们还要在操场上继续煎熬。

Chizo坐在远处的台阶上,喝着水,看着我们的训练。他很虚弱的样子,喝水都差点被呛到。过了一段时间,休息够了,体力恢复了,他就回来喊了“报告”再次入队。当时我早已满脸汗水,我用眼角的余光努力瞥了瞥他的脸,面目很狰狞,夹杂着惆怅……

那时我和所有的人都很陌生,再加上我有些内向,不善于言辞,因此,每次来学校,每次回家都是寂寞的一个人,总觉得自己很孤独。

我和他在军训时并不认识,直到开学的某一天。

居然在我位置上睡觉!?

军训后的好几天,手臂上泛起了白花,很痒,我想是暴晒太久造成的脱皮。还记得前桌黎是脖子脱皮,前桌的前桌志明因为戴粗框眼镜军训,导致一摘掉眼镜就出现一道银白的分界线,这还曾经一度成为我们的笑柄。

某一天的中午,我老早就来到了学校,走进陌生的教室,打算写作业写到疯掉。来到熟悉的座位,发现有同学躺在我们这一桌的椅子上睡觉。真是的,宿舍不也可以睡觉么?有必要到教室里来展示自己的睡姿么?

我轻轻的将自己的书包放倒后一排的座位上,慢慢的坐下,还没等我的屁股坐热,那位睡觉的同学就行了,是Chizo。他连忙起身,俯下身子,用手拍拍我的凳子,对我说:“同学,这是你的座位吗?”我点点头,他接着说“对不起,对不起…”看着他那苦笑的脸,我没说什么,仅仅朝他微微一笑,就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回座位坐下了。一回头,看见他将他自己那排座位的椅子合到一块,躺下去又睡了…

之后有很多次我都会见到他在教室里睡觉。看着他睡觉的面孔,觉得甚是可爱。有朋友说,睡觉的脸型和闭着的眼睛很“吸引”人。呵呵,细细想来还真有这样的原因。

渐渐地,我们熟悉了。原来的班长退位了,Chizo就上了,成为了我们的新班长。从此,我不得不经常看到他频繁地出现在讲台上了。

高二时第一次班会上

高二了,新的班级里多了几副新面孔。高一的班级有半班的同学选择了去文科,有点不舍,但是,我的交友范围也更广了。

新的班级,Chizo依旧是我们的班长。我,依旧选择当小小的宣传委员,我很怕苦很怕累,越是上了高中,这种感觉越是明显。躲在心里说悄悄话的那个孩子总是告诉我些许人生道理,我也只是默默地感受着。

Chizo的普通话很菜,咬字虽然清楚,但前后鼻音,翘不翘舌等等却弄得不是很清楚。

高二的第一次班会上,班长和副班长都上了。Chizo简要点评了班级开学以来的一些事,见了很长,至今我都忘记了当初他讲的主要是什么。只记得,他最后希望我们能延续高一时的辉煌。虽然发音有点搞笑,但我还是记住了。

高二,更加严重的偏科。我想我该要努力了。你讲完话后的那一阵眯着眼的傻笑,真的,连我当时同桌都觉得你很可爱。

班长走下了台,伴随着热烈的掌声,副班长走上了台。

“接着我们玩的是拼图游戏,意在于加强同学之间的关系…”副班长在上头很热情的解说着,“等一会,每12个人会拿到同一张图的‘碎片’,大家拿到‘碎片’后就去寻找另外的11位伙伴,拼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我回过头,看见Chizo张着嘴呆呆地看着讲台,那是苦笑么?

哎,你那苦笑的脸,为何带给我如此惆怅?

感冒时,你剥橙子给我

高二,不晓得是免疫力急剧下降还是怎么的,感冒特别严重。记得去年还可以短袖一身轻松,今年却因为感冒而痛苦到不行。

平常都喜欢到食堂后头那儿吃饭,时常会在那儿遇到Chizo和Ying,当然还有另外一对。记得有一次没位子,我就很尴尬的坐在他们这一桌的空位子上,和他们凑在一起吃。这感觉我好像电灯泡似的,呵呵。不过,他们总是很热情的邀请我坐下来吃,丝毫不觉得他们会排挤我。

感冒了,不敢呆在那头吃,总喜欢买东西回到教室里吃。害怕传染给别人,带给别人麻烦。

买了一盒饭,坐在只有假币还在认真刻苦钻研的教室里,埋头吃着。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Chizo吃饱回来了,却不见莹,想必她是回宿舍了吧。

“假币,我这里有写橘子你要不要吃”Chizo穿过教室,坐在椅子上,翻了翻昨天马拉松留下的一袋橘子,热情地说。

“不用,不用。哦!XX现在正在感冒,化学老师上次跟我说,感冒药多吃些水果,特别是橘子。你拿给XX吃吧。这对感冒有好处!”假币边整理着自己的书包一边说。说完,假币朝我们俩挥手说了句“Bye-bye”后就走了,他的目的地是食堂。

“嘿,XX,要不我就剥一个给你吃吧,看你感冒那么严重…”Chizo说。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就随意性的点点头,接着埋头吃饭……

身后突然多出了一只手,拿个一枚没了皮的橘子,轻轻地放在一次性快餐盒的另一侧。

“我是看你在感冒,才剥给你吃的。”说完他就走回了座位。

我含着饭粒,回过头,不知怎么地就一直笑。笑那没了皮的橘子,也笑那个傻子似的班长。

你问我要不要吃玉米

自从那一次你在电脑课上告诉我,“人一旦发‘怒’就丢失了‘心’进而成为野兽的‘奴’隶”之后,我就觉得你挺有心的。

那天早上的语文课,老师念了Chizo的作文。写的是怒,理由是贴近实际。他把自己比作成一头牛,易怒而且很暴躁。我还记得那反复出现的经典句子“我就像一只被惹毛的狂牛一样”…至今看得我还晕晕的。

那天中午,我依旧买饭回到教室里来吃。

我吃完午餐,刚进教室不久的Chizo就对我说:“XX,要不要去下面买些东西吃?”

“下面有什么可以买的?”边说边摸摸肚子,觉得还没饱,于是就有了这句话。

“玉米怎么样?一人一半。”

“你请客吧?”

“才不要嘞。”

“呵呵,那就AA制好了…你帮我无买好了,上来我付给你一半的money。”

“不要,我要你跟我一起下去,不然就算了。”说完Chizo就把头甩到一边,看起来听淘气的。

“好吧,你等我扔一下快餐盒…”说完,我就跨过楼道间的各类栏杆扶手,径直奔向垃圾桶。“投递完毕”,手头顿时一阵轻松,和当时的心情一样。

到楼下,突然一阵细雨。走出校门,Chizo截到一把雨伞。他撑着临时抢来的雨伞,追上早已走远的我。两个大男生一同撑着伞,感觉还真有点别扭。他不在意,我还挺在意的。

走在校门口的“杂货一条街”上面远远望去,看不到金黄的玉米。

“奇怪?!今天没有玉米么?”Chizo瞪大了眼睛惊奇地说。

“貌似好像可能是……”我无奈地回答,玉米梦落空了。

“那就买别的好了…哪个好呢?…”他说完,我们就沿街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校门口附近。

“师傅,来两串冰糖葫芦。”他看着单车上的那一打冰糖葫芦,一边掏着口袋里钱包。

“好嘞。”那师傅见有生意上门,笑嘻嘻的饶有北京腔地说。

吃着冰糖葫芦,酸酸的,甜甜的。在这又酸又甜的感觉当中,我似乎感受到了友情的真谛,那大概就是真心相待。

之后的每天中午,我在教室遇到他,他总会热情地主动问我要不要吃玉米。

虽然每次去都是遗憾,但我的心情却不曾留下遗憾。

苦笑的脸、惆怅的表情

Chizo挺受欢迎的,每个班都有不少同学认识他,常跟他打招呼。

记得有一次晚上,在教学楼窄窄的楼道间,我埋首,他抬头。身后的一位陌生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他们就热闹起来了。在陌生的校园里,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认识到了一大圈的朋友,真的令我有些羡慕。

篮球场上总会见到Chizo的身影,有时班级性的打球活动都是他带头的,可见班长的带头作用啊。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他还是校队的成员,每学年都能看到他穿着篮球队的衣服出现在教室里。最近一次比完赛,他整个人瘫坐在了座位上,整间教室弥漫着云南白药的问道。附近的同学会关心的上去问他怎样了,经过的同学也会关心似的拍拍他的肩膀,不熟悉的同学也会多留心他几眼。或许,他就是这样受大家的欢迎。

课间他总会与同学打闹,见过最多的就是与火鸡之间的羁绊。

随着一声惊人的“啊”,所有人多回过头去看着你那副苦笑的表情。原先不知道事情发展的人,看到Chizo的表情大概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定是火鸡对他怎么了,而且还是非常的严重,甚至有难言之隐…引起了全班的注意,他有些尴尬,一些女生看后窃窃地笑了,一些男生则煽风点火似的一边看热闹一边哈哈的笑出声来,丝毫不觉得羞涩。

免不了的尴尬,你只有苦笑,但你却被热情的朋友包围着,丝毫不觉得难为情的样子。知道么?我从你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惆怅。

至今,我还记得你那苦笑的脸,张着嘴,眼里充满着惆怅。

本文部分情节为杜撰内容~~~


新的一年,以一篇关于我自己的“写人叙事性”的文章作为华丽的开场。
准高考生了,希望今年自己可以更加努力,每一天都是全新的开始。
看过的朋友如果有感而发可以围绕“友情”这个话题发表回复
可以写你自己身边的友情,当然也可以写你我之间的友情。
字数嘛…至少50字吧,就当是个简单的话题作文对待。
当然也可随意回复,只要不是广告,一般不会删。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先在这里拜个早年!

发表评论

您需要丰富您的评论内容。
至少包含3个字符
需包含 http:// 或 https://